Vesper-May-GW

【寡队】 Another space 短篇

Jane_Scott:

Russia

Nat: Have we met ever ?

Steve: ... You are my wife.

Nat: So we have fell in love huh?

Steve: We have James, so what do you think ?

Nat: You took the risk of dying to come here just in order to tell me this ?

Steve: I want to take you home.

Nat: You know I'm not the woman you want to find.

Steve: But you still Natasha Romanoff, you are my wife.


Shield

Nat: Cap, I dreamt I forgot you.

Steve: Well, what have I done?

Nat: You came to find me.

Steve: That's my style.

吧唧不爽猫:

罗素兄弟谈论了很多关于拍摄的,演员们也是够逗比的。一场有深度也有笑料的访谈


自我感觉字幕良好


谢谢 @阿白是饺子  @舒璇 的鼓励,还是放出来啦~~~



翻了几个月 - - ~~ 终于完工撒花。(中间为了赶黑豹和蜘蛛侠的视频停了一段时间)

【盾寡】直到时光尽头 发糖向

裟椤老板娘:

娜塔莎很不喜欢“时光”这个词,人们通常使用它来描绘一些伤感的情景,比如物是人非,比如生离死别。这个词语伤感而且残酷。
但是不管她喜欢与否,有一件事是明确的:时间永远在变化。不等你享受完春季的鲜花,夏季就来了,带着和它的温度一样热烈的风景;不等你看尽秋日的红叶,冬季就来了,带来足以遮掩整个世界的大雪。
      今天的雪也很大啊。娜塔莎撩起窗帘的一角往外看。新基地的草坪三天前就已经全白了,如果不是史蒂夫坚持不懈地每天绕着草坪跑圈的话,估计娜塔莎自己也会怀疑这块草坪是否存在过。她已经盯着这白茫茫的雪地看了快一分钟了,但她并不打算放下窗帘,她是在等着一个人出现---史蒂夫·罗杰斯,看着史蒂夫晨跑似乎已经成了她过去无数个早晨的习惯,虽然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是有一点她意识到了:她喜欢史蒂夫。有多少人能忍住爱上史蒂夫的冲动呢?他很英俊,身材完美,又是一个出奇温柔而且善解人意的人,有时还很可爱,有人这么形容他来着:像一只人形的金毛犬。娜塔莎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维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幸福的笑容。
      “嘿,娜塔,洛基他们想一起出去打雪仗,你去吗?”史蒂夫直接推门进来了,连帽衫的帽子还戴着,头上和肩上满是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看起来他是刚从外面回来。
       对于史蒂夫这种不敲门的行为娜塔莎已经见怪不怪了,史蒂夫进所有人的屋子都会先敲门,除了她的。娜塔莎曾经抗议过,每次史蒂夫都说他会注意,然后下一次还是不敲门就进来了,时间一长娜塔莎也就懒得抗议了,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
      娜塔莎放下窗帘转过身去,完全不知道自己满脸的幸福笑容还没收回去:“打雪仗?我以为我们都不小了。”
      看到娜塔莎的表情,史蒂夫觉得心里一下子空了,就像是蹦极一样的感觉。他虽然没怎么恋爱过,但是那种笑容他是明白的,每当他和巴基出门时总会有带着这种笑容的女孩子走上前来忐忑不安地找他们要电话号码。
      娜塔莎有个喜欢的人,而且她刚才在想那个人。史蒂夫不喜欢自己的这个新发现,一点都不,因为他喜欢娜塔莎,但是他觉得娜塔莎并不喜欢他。但是他把这种感情隐藏的不错,短暂的失落一秒钟后,史蒂夫装出自己标志性的笑容:“哈,别嘲笑我们了,一起来吧,看在我为此不得不中断晨跑为他们空出场地的分上。你要是不参加,游戏也就没意思了。”
      “Ok l will.”娜塔莎露出一个“真是拿你没办法”表情,顺手拿过搭在沙发上的大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和史蒂夫一起像草坪走去,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话。他们的聊天很少有什么有意义的内容,无非就是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昨天看了什么书、今天的早餐麦片的味道、明天想要去哪里。史蒂夫曾经很享受和娜塔莎的这种聊天,因为它很平淡但是又很温馨,让他觉得他们两个就像结婚许久的夫妇,漫长的时光将所有激情都消磨殆尽只留下留下绵长而温柔的爱,而且他知道娜塔莎只会和他一个人进行这种谈话,就好像他只会在遇到有关娜塔莎的事情时才会变得激动甚至每次进她房间时都等不及敲门。这让他感觉自己是特殊的,但是今天除外。娜塔莎有了个喜欢的人而且那个人不会是他,这让史蒂夫的心口隐隐作痛。他很喜欢娜塔莎,真的,如果能够让他和娜塔莎在一起就算要他再在冰块里睡上70年他也愿意,只要别让娜塔莎离开。
      “嘿,cap,你还好吗?”一个性感沙哑的声音闯入了史蒂夫的耳朵打断了他的思路,然后一只纤细素白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史蒂夫顺着手臂望过去,看到了女人略带担忧的脸。
      史蒂夫笑了笑,“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娜塔莎略微皱起眉头,迟疑地指了指史蒂夫的脸,“呃,cap,你知道吗?你看起来……快哭了。”确实,史蒂夫的鼻头有点发红眼睛里湿漉漉的,看起来就像……对了,一只受伤的可怜兮兮的人形金毛犬。
      哦,天哪,我简直蠢爆了!大兵“噌”地一下红了脸,“哦!我没事我没事……只是这里好像太冷了,我回去拿条围巾,你先去找他们吧。”然后史蒂夫落荒而逃。
      等史蒂夫拿了围巾慌慌张张地跑到草坪时,托尼等人已经在雪地上构建好了许多防御工事,正围在一起往一个木盒子里塞纸条。看到史蒂夫出现,寇森赶紧递过去一张便利贴和一枝笔,热情地跟史蒂夫解释:“呐,队长,现在这个游戏叫‘雪仗版大冒险’连续被雪球打中三次的人要从盒子里抽一张纸条并按照上面的指示行动,当然,指示不能太过,现在请写下你的指令吧,记住不要透露出去。”
       史蒂夫接过纸笔,咬着笔帽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在纸条上郑重地写下几个字:对你最想告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接着他把纸条规规矩矩地折成正方形放到盒子里扭头加入了大家的战斗。
       说实话吧,这个游戏挺无聊的,至少对他们来说挺无聊。大家都是受过训练的战士而且彼此的反应和敏捷力也都差不了太多,所以游戏开始十多分钟了依旧没有人被达成“三连砸”,反而是东飞一个西飞一个的雪球看起来更享受这个游戏。
      “感觉不像是我们在玩雪球而是雪球在玩我们,对吧?”一个熟悉的嗓音在史蒂夫背后响起,疲惫但是欢快。
      史蒂夫迅速回过头咧开嘴笑起来,挥挥手里的雪球:“是啊,总觉得它们飞的超开心啊。你呢,你开心吗?”
      女特工背靠着临时搭建的雪墙坐下,抬头微笑着看着史蒂夫,“我不但开心我还累的慌呢,让我缓缓。至于那些雪球,哦,我看就没什么能让它们停下来。”
       “不,娜塔莎,时间会让它们停下来的。”大兵低下头盯着娜塔莎。女人抬头对上他那双无比认真的蓝眼睛一时间不知所措。娜塔莎觉得那双眼睛就像最清澈的海或是世间最蓝的天空一样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永远欣赏下去,心甘情愿地沉沦其中做一个俘虏。
       娜塔莎,别这么逊!你现在表现的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女人在心中呐喊。
       “能让它们停下来的还有一个被雪球连砸三下的美国队长。”洛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一脸坏笑地把三个雪球都砸在了史蒂夫的脸上,然后无辜地说:“哦天哪,队长,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手那么一滑然后我就……真抱歉。还有,游戏时分神可不是个好习惯。”
       被砸了个满头满脸雪花的史蒂夫在大家的簇拥下拿起木盒,闭着眼睛抽出一张纸条然后把它交给公认的老实人索尔。
      “恩……请对你最想告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史蒂夫感觉自己在那低沉美好的男中音中一寸一寸地石化。
      要不要这样……刚好是我自己写的纸条!好吧,我最想告诉的人:娜塔莎。我最想说的话:我爱你。这不是在逼我告白吗?!史蒂夫陷入了一轮大脑当机中。
      虽然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种要求其实随便拉一个人随便说一句什么就够了。但史蒂夫就是这样的一个死脑筋,眼一闭心一横,在大家的口哨声中走到娜塔莎面前,心里默念:我能做到我能做到我能做到……,“娜塔莎,我爱--”,不行我做不到!这个念头一出,史蒂夫硬生生地在一句话中塞了一个字进去,“--过你!”
      恩,所以我最讨厌“时光”这个东西了。娜塔莎阴郁地想着,无视了众人发出的遗憾的嘘声。他爱过我!不是爱我是爱过我!也就是说我们曾经有无数种可能,而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那个曾经还没有消失之前告诉他我也爱他。如果那样的话一切就都好了,可是它过去了,一切都不好了。娜塔莎感觉那悲伤的念头就像胶水一样把心脏通往身体各处的血管都粘住了,心脏不断跳动着想往外输出血液却只是徒劳无功,鲜血堆积在心房里让,每一次心跳都痛苦无比。但是这些她都没有表现出来,黑寡妇善于隐藏自己的内心世界。娜塔莎抿抿嘴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抬头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道:“Well ,it's my great honor .”
      大兵看上去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又投入新一轮的游戏中去。但是我们都清楚史蒂夫只是单纯的死鸭子嘴硬而已,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这个原本扔得最嗨的人就更没电了似的,隔上好几分钟才不紧不慢的捏好一个雪球然后以老太太扔瓜子皮的力道将其扔出去。他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很逊。我爱过你?!哪门子的我爱过你,这就是你最想告诉娜塔莎的东西?爱过,爱过了就不需要让她知道了,而且问题的关键是你对她根本就不是过去时啊。
      史蒂夫心烦意乱地叹了一口气,右手狠狠地在脸上抹了几把。再抬起头偷来时他注意到娜塔莎正背着大家偷偷溜走,某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加深,然后他也赶快跟了上去。
      “娜塔莎!”一个声音在娜塔莎的背后炸响,女特工受这一激条件反射一般地跳了一步,落地时沾了雪水的鞋底在光滑的玻璃地面上不受控制地打滑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帮助她找回平衡。
      “史蒂夫,你是专程过来坑我的吗?”娜塔莎试图用一个玩笑来消除她现在对史蒂夫产生的莫明其妙的尴尬感。
然而史蒂夫并没有配合她反而继续抓着她的肩膀,带着她一路小跑起来。
      娜塔莎就这样任由史蒂夫拉着她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和一层又一层台阶,不出声也不反抗。不知道跑了多久,史蒂夫停下来了。娜塔莎正准备开口,一只手覆了上来。
      “娜塔,你先不要说话就是听我说”士兵的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恳求,然后他停顿一下深吸一口气继续到,“其实我之前话没有说完。娜塔莎我不但曾经爱过你,现在我依旧爱你,我相信我将来还是会爱你。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有一天我忽然就发现了。我爱你而且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告诉你这个并不是要求你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现在有个喜欢的人,我自己看出来的。好吧,我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幸运儿是谁,但是我承认我很羡慕那个人。我不会强求你的你不用担心-----”
      “等等,你先停一下史蒂夫。”娜塔莎一把抓下捂着她嘴的手。
      “不,娜塔,你先听我说。”史蒂夫一脸坚决地将娜塔莎的双手握在他的掌心里,“我是真的----”
      “那个该死的幸运儿就是你。”娜塔莎平静地抬头看着史蒂夫,“还有你话多起来怎么跟彼德·帕克一样。”
      史蒂夫整个人都愣住了两只漂亮的蓝眼睛不停地眨巴,“你刚刚说什么?”
      娜塔莎把双手从禁锢中解放出来抓着史蒂夫的衣襟,额头抵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微笑着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扯着史蒂夫的衣领,踮起脚尖凑上去轻轻地将自己的嘴唇在史蒂夫的嘴唇上贴了一下。还没等娜塔莎将他们之间拉开一厘米的距离一股外力就把她又拉了回去,是史蒂夫放在她后颈和腰上的手。
      史蒂夫微微张开嘴将舌头伸出来,灵巧地翘开娜塔莎的牙关将舌头探进去,不费吹灰之力地抓住另一块柔软湿滑的软肉并和它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许久之后,娜塔莎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她用力地推开了史蒂夫,两人唇齿交合的地方牵出一条银线。史蒂夫不满地看着她,就像个没吃够糖的小孩子一样又凑到娜塔莎面前在她上嘴唇轻轻地啄了一口。
      “娜塔莎,我爱你。”史蒂夫量额头抵在娜塔莎的额头上凝视着她的眼睛轻柔地说,“我发誓,无论时间如何变化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像现在这样爱你。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爱你,就算是死神到来,我也会把他打回去。我发誓。”
娜塔莎也凝视着史蒂夫的眼睛,双臂环上他的脖子然后又在他的唇上烙下一个吻,微笑着回应:“我相信你。”


(完)

#盾寡#发糖向 前方高甜预警

裟椤老板娘:

Steve觉得自己有点窘迫。各家旅馆都人满为患,他不得不和Natasha同住一个双人间什么的就不提了,这该死的双人间只有一张床也就算了,重点是,现在距离他们进入旅馆的房间已经快半小时了,可Natasha还是笑个没完!


“看在上帝的份上Nata,停下好吗?”Steve揉了揉眉毛。


Natasha在沙发上打了个滚,举起一只手做了个安抚的手势,努力把笑憋回去了,“好的好的,我停下了,我只是,噗--”她还是没憋住,“我只是一想到你接个吻还能脸红我就,我就实在忍不住。Steve,你居然脸红了!”


Steve一脸“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就是今天白天的时候,他和Natasha为了躲避神盾局的追查而在电梯上接了个吻。好吧,他承认他脸红了,不只脸还有耳朵。可是、可是那很正常好吗?!大庭广众,人来人往,本来就不适合做这么亲密的举动,不是吗?而且,他上一次和女人接吻还是在被封进冰块以前。今天可是他沉睡几十年又苏醒后的初次接吻。直接说这就是他的初吻也不为过。稍微脸红一下怎么了?!脸红一下怎么了?!


Steve忍无可忍地看向Natasha:“Nata,停下!你再笑我就----”


“就怎么样?”Natasha一脸坏笑地打断他。


但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被取笑了几十分钟的美国大兵快步向她走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拎起来,右手环过她的腰,左手按在她的颈后跟她来了个激烈而深情的舌吻。“见鬼!他这吻技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是Natasha在大脑变成一片空白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超级士兵和超级特工当然也有超级的肺活量,这个吻至少持续了七八分钟。终于吻够了的Steve松开了压在Natasha后颈的手,一脸得意地看着“身经百战”的黑寡妇绯红的脸。


“哇哦~Natasha,没想到你接个吻居然还会脸红,哈哈~”Steve舔了舔嘴唇,唾液让他的嘴唇看着亮晶晶的,再配上一脸的坏笑,简直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Natasha僵着脖子红着脸慢慢地别过了头,一拳头不轻不重地砸在男人的胳膊上,然后绕过Steve,动作干净利落地滚上床,把脸埋进枕头里,并顺手丢过去一个枕头。


“睡沙发去吧,老冰棍。”闷闷的声音从枕头中传来。


老冰棍用枕头遮住了自己

生理痛与男友力

裟椤老板娘:

     美国时间的早晨八点,复仇者联盟基地里可谓一片生机……诶,也许是一片混乱?洛基和快银这对相见恨晚的恶作剧之神一个在试图把仙宫大公主的鸡腿变成一盘布丁,一个正满脸得瑟地往冬兵的牛奶里加入大量的盐。不做死就不会死,下一秒这两货就一个被自家哥哥抗回卧室打屁股去了,一个被妹妹骂的狗血淋头。鹰眼啃着一串用箭穿起来的小甜饼,偶尔试图帮个腔。人工智能管家贾维斯在进行八小时前就已经开始的“劝sir去睡觉”任务,配色惊奇的幻视则抱着胳膊在一旁看,或者说听热闹。再让我们换个房间,班纳博士在进行每日必修的冥想,浩克这个大个子暂时出不来了。厨房里,前神盾局局长正在给大家做早餐,天,真的有人敢吃吗?基地外的跑道上,健身达人史蒂夫已经跑到最后一圈了,跑道尽头寇森探员手持毛巾矿泉水,目光灼灼地等着美国队长晨跑结束,然后和他的搭档黑寡妇一起训练联盟里的新成员。


      ……等会儿,娜塔莎呢?


      太反常了,美丽性感的女特工居然还赖在沙发上,如果忽略她窝在沙发里的扭曲姿势,阳光透过白色蕾丝窗帘洒在她穿着白色丝绸裙子的身体上的画面还挺美好的。但是娜塔莎可不觉得今天有多美好。‘如果让他们知道大名鼎鼎的黑寡妇居然会因为这该死的生理痛而全身乏力动弹不得,那往后三个月他们都有的笑了。’娜塔莎艰难地在沙发上换了个更扭曲的姿势,脸依旧埋在一堆靠枕里。真奇怪,她现在疼的脑子都不怎么清楚了,却还能想出那么长一串话。特工自嘲地勾了勾唇角。但事实上,她的嘴唇一动不动,原本饱满的樱桃红色也变成了没有生机的粉红。然后她听到有人进来了,脚步很沉,应该是个大个子。‘复仇者联盟里有哪些大个子来着?’娜塔莎调动着一团糨糊似的大脑使劲思考。


      来人发话了:“娜塔莎,你搞什么?快别磨磨蹭蹭,训练的时间已经过了。”那语气听起来不像埋怨,倒像真的是有什么不解。然而娜塔莎可分不出来什么语气,只得用尽力气胡乱应答:“啊、恩、我一会就来。”努力想要坐起来,却最终只是让身体小小蠕动了一下。她不由得在心里祈祷,无论那人是谁都好,赶快离开她的房间,千万不要再问她任何问题了!


不过来人显然没有感应到她的心理活动。脚步声又起,并向她靠近了,先前的那个声音变得响亮了一些,“嘿,你到底怎么了?”娜塔莎费力地抬起一丝眼皮,隐约看到一个金发男性的轮廓。现在,她因持续的腹痛而神智不清的大脑已经分成了三个部分在思考:一部分在试图分辨来者何人,一部分在腹诽这个人是不是蠢,居然连女性生理期都看不出来!一部分操控着她的右手大幅度地做了个捂紧小腹的动作,希望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她现在的处境。


      有效果了,那个人轻微地“啊”了一声,脚步声又起,然后关门声传来,世界安静了。


      又过了多久?五分钟或是十分钟?娜塔莎不清楚,但时间应该不长。现在她不仅小腹很疼,身体还开始一点点变冷,眼前冒出了白光。哦,上帝!她还闭着眼睛呢!但就是有白光,这意味着更痛苦的还在路上。娜塔莎动了动,或者她认为自己动了动,用混沌的脑子认真思考着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生理期。天地良心,她不是个怕疼的人,冬日战士曾经给了她肩膀一枪,可她也一声不吭地忍下来了,还能跳能走能跟弗雷斗斗嘴。但一遇到生理期……果然大姨妈是每个女人的死敌!


      有人扔了一张柔软的毯子下来打断了她的思路。娜塔莎撑开眼皮,看到一只洁白修长,指甲修的干干净净的大手。那手抚上她的额头替她擦掉了额上细密的冷汗。然后身体好像被人扳动了,她看见一张脸,很模糊的脸,男性、金发,但她就是想不起是谁。‘难道是贾维斯的实体?托尼说过要给贾维斯造一个实体,也是金发的。但是贾维斯怎么会是温暖的呢?……没准托尼办得到。’


      她被抱了起来,小腹处放着个热水袋。也许是先放的热水袋然后才被抱起来,娜塔莎已经分不大清顺序了。这个人很结实,隔着一层毯子她都能感觉到抱着她的手臂上隆起的肌肉和此人有规律的心跳。'所以......索尔或者巴基?'不,抱着她的人没有长头发,手臂也不是冰冷的。到底是谁?


轻轻地,那人把她放到了床上,但是手臂并没有离开,而是垫在她的头下把她的头轻轻扶起来。接着,一根吸管被塞到了她的嘴里。娜塔莎本能地想要把吸管吐出来,鬼知道她会喝道什么来路不明的玩意儿!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温柔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是红糖水,旺达说应该让你喝这个,稍微喝一点吧,听话。”娜塔莎真就听话地喝了两口,继续执着地在脑子里做排除法,尽管她已经将之前得到的条件忽略了。'不是英音,排除贾维斯,幻视和洛基......快银有口音,排除,排除,排除......'


      然而她排除不下去了,红糖水,热水袋,暖融融的毯子和柔软的床,四管齐下让她犯困,于是她轻轻地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那你先睡一会儿,我去训练他们。那群祖宗,寇森和弗雷可搞不定。”说着,垫在她投下的手臂就要抽走。


     ‘才不要呢!’娜塔莎在心中怒吼,'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娜塔莎顺势翻了个身,伸出右臂抱住对方的腰,‘看来塔一直坐在我旁边来着。’,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含混不清地说:”不能走,除非你告诉我你是谁。“但想要的回答并没有出现,她听到男人轻笑一声,说不清那声音是意外还是无奈,然后男人又往里坐了一点,温柔地说:”好,好,我留下。“ ‘真不错,他只听到了前三个字。’想完这一串话,娜塔莎终于陷入了沉睡。


      再次恢复意识时,一直在折磨着娜塔莎生理痛已经走远了,但她还没来得及惬意就尴尬了,女特工愣愣地看着手臂下那件自己异常熟悉的红蓝配色的制服,愣是没敢抬头。‘上天保佑,千万不要是史蒂夫。’她几乎考虑过所有人,就是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好搭档。因为.......那样太不现实了不是吗?联盟基地内部一多半的女性都喜欢史蒂夫,剩下的一小半是有主的,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史蒂夫还有个佩吉呢.....。爱情面前,再自信的女人都会自我否定。 不过上天今日应该是聋了。一声书页响过后,头顶传来了一个娜塔莎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还疼吗,罗曼诺夫女士?“


      女士认命地抬起头,先是看到一本《拉贝日记》,‘嗯,是他的风格。’,然后书本被移开,露出了大兵都快笑烂了的脸。罗曼诺夫挑挑眉毛从床上爬起来,用肩膀撞了撞史蒂夫,装出一副戏谑的笑脸,“看不出来照顾处于弱势中的女性你还挺有一手的嘛,说吧,用这一招泡到了多少姑娘?还有,从我床边下去。”


      史蒂夫合上书,苦笑一下,半分要动的意思都没有,“然而.....这就是我的房间我的床。”娜塔莎迅速扫视了一圈,房间里半个电子设备都没有,撇撇嘴示意大兵继续,“巴基说,这个时候最好让你睡张大点的床,但是离你卧室最近的,有双人床,能有用的就只有我的房间了。至于如何照顾,呃,处于弱势中的女性,”他刻意加重了'弱势'二字,“是旺达,托尼和贾维斯三个人一起出的主意。”然后他谨慎地看了娜塔莎一眼,“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太单纯其实并不是你的错,然而连贾维斯都来出主意,托尼你也是够拼的。’当然,她可没有把这些想法说出来。娜塔莎捂住通红的脸,问了最后一个也是她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那我抱过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史蒂夫就像是一下子被呛到了,一连咳了好几声,两个深呼吸过后,开口到:“嗯......因为联盟内部一致认为,如果我想用这一招成功地拿下你的话,就千万别拒绝任何一个你投怀送抱的机会。”大兵的语速逐渐加快,声音却越来越小,一串话说完老冰棍的耳朵都红了。


      娜塔莎只觉得房间好热,热得连心跳都变得紊乱,嘴巴张开又合上,合上又张开,最终狠狠地点一下头,在史蒂夫期待的目光中来了句:“好。”


      然后整个房间就安静下来了,但双方都没有觉得尴尬,因为.....这安静让他们听到了来自门外的声音。


      “快快快,托尼,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来自索尔。


      “不知道,反正没上二垒。”----来自不耐烦的托尼。


      “哼,蝼蚁,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来自洛基。


      “队长这叫正人君子!再说了,你不也是花了一千多年才搞定你哥!”-----来自义愤填膺的寇森。


      “Sir/托尼,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来自实体贾维斯和班纳博士。


      “觉得不好就请两位从门边离开换我上。”-----来自一只肥鸟。


      “肥啾,你猜我们赢得到你的小甜饼吗?”-----来自双胞胎。


      “果然个头都救不了史蒂夫的泡妞技术。”------来自另一根老冰棍。


      “所以现在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来自一颗戴眼罩的卤蛋。


      娜塔莎和史蒂夫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几个寡妇蛰,调到最大电力后放到大兵手里,故意用一种甜腻暧昧的声音说:“会用吗?”引起门外一阵骚动。


      大兵心领神会,接过寡妇蛰走到门口,“这点经验我还是有的。”然后弯下腰把寡妇蛰从门缝中丢了出去。


      惨叫声真不小,但是动听又悦耳。


      下一秒,娜塔莎就打开了房门,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双手推着史蒂夫的后背踩着小碎步离开了。


      “所以,我能有幸和大名鼎鼎的黑寡妇在一起吗?”


      “啊~不要问这么直白,这个要委婉。”


      “那结果呢?”


      “哦....当然能的啊。”


      如此甜蜜,托尼一行人巴不得从一开始就被电晕过去。


END


SteveXNatasha

五行缺汤|YKY:

假装自己是寡姐给队长一个大大的拥抱(づ。◕‿‿◕。)づ不要拒绝我

好喜欢队3里寡盾在教堂里的那个拥抱,寡姐那句“come here”酥炸我QAQ,那么大一只的队长瞬间就像个小宝宝一样【我也要给他抱抱给他摸摸头】拱在那么娇小的寡姐怀里萌死了!!

ZZANOORY:

悄咪咪更
一条鱼
期中考完上色拿去做钥匙扣hhhhh

语泠。:

穿越深海和宇宙,他们还是最初的样子。

——I'm Jemma Simmons,biochemist.
——Leopold Fitz,engineering.